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1

作者丨李安定

1 第四代汽车人,李斌和他的蔚来

作为一个关注和亲历中国轿车历史的见证者,我幸甚焉。

上世纪80年代,我为83天造出红旗的第一代中国汽车人饶斌、李刚谋篇布局中国轿车产业而鼓吹;90年代,力挺耿兆杰、陈清泰第二代汽车人依托骨干企业进行合资,圆了中国人的轿车梦;世纪之交,为尹同耀、李书福为代表的第三代汽车人以鱼死网破的勇气,创立自主品牌,为百姓造车的创举全力推动。

2016年11月,我在伦敦参加了李斌等一批汽车局外人创立蔚来的发布会。当时我谨慎又大胆地用了“靠谱”两个字评价蔚来的问世。当时谁能想到,短短6年之后,从无到有,10万辆蔚来已经走下生产线。意义更为重大的是,以蔚来为标志,中国汽车已经有了豪华智能电动车的一个新门类。在我看来,蔚来作为中国轿车的第四次创业的标志,李斌作为新势力造车的带头人,其意义的重大,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1

李斌和他的团队再次证明了大机遇之中,中国的汽车创新能够创造出超越想象的“未来”。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3

2 蔚来创新情怀

2021年4月7日,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在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量产下线。此时距离蔚来首台量产车型ES8下线仅仅过去了1046天。“PPT造车”、“烧钱大户”、“一美元退市”的恶意差评被现实剥去。人们以全新的眼光审视蔚来:这是三年三款量产车销售十万辆的智能蔚来、是平均售价42.8万元的豪华蔚来、是用户无忧型汽车营销模式的的开创者、是美国股市的中概股代表,是中国的蔚来。

“我们用三年多的时间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们不是骗子。”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下线仪式上颇为动情的说:“10万辆是一个起点,100万辆会比我们以为的更早到来。”

2018年,蔚来赴美的招股书中13次提及“特斯拉”,更是长期被媒体以“中国特斯拉”代称。这背后,智能电动汽车变革浪潮对舆论乃至产业来说都尚不清晰。特斯拉、蔚来等一众投注者,到底是先觉而动的创业者,还是闻风而起的投机者,众说风云。

今天,智能化、电动化转型已成全球共识。“软件定义汽车”、“迭代订阅收费”的未来汽车形态和商业模式成为传统巨头、新造车势力,甚至跨界科技公司共同角逐的新赛道。而作为先跑者,特斯拉全球累计销量已超过100万辆,蔚来达成了10万辆的里程碑。

更重要的是,蔚来此时已不是特斯拉的模仿者和追随者。

当特斯拉以Model 3走向20万元级别的中端量产品牌时,李斌表示蔚来将坚守高端定位,作为中国品牌首次跻身40万元级的豪华价位。由江淮蔚来生产的ES8、ES6和EC6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在国际豪华品牌激烈撕杀的中国市场,拿下了10万名用户用真金白银投票的信任。而且在特斯拉引领的自动驾驶、软件迭代、超充站等风潮之外,蔚来开创了用户型企业、乘用车换电、NIO Day等全新的“蔚来模式”。

“作为一个年轻的企业,我们非常幸运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李斌在采访中表示,“智能电动汽车三个词背后代表的是产业基础,而中国是全世界最适合做智能电动汽车创业的国家,供应链基础、人才基础、市场基础,没有第二个国家比中国好。”

在四化变革的创新浪潮中,李斌及其他的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创业者团队抓住变革浪潮的机会,将特斯拉称之为“竞争队友”,将仍是主流的燃油车定义为竞争对手,并“在这样一个时代可以定高一点的目标,向全世界的用户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4

3 高端制造的行家里手

在李斌们的眼里,现在蔚来和特斯拉不是直接竞争对手,其对手是油车。“要等油车和电车占比50:50的时候,电动车之间才会有竞争。”

“奔驰、宝马、奥迪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李斌表示。

高端定位对蔚来来说是路径规划,也是现实选择。李斌表示2015年做品牌定位时,考虑到当时智能化和电池等成本因素,“十几万的量产市场很难和油车PK,但30万元以上区间是有机会的。”另一方面,中国自2018-2020年对新能源车免征购置税的政策,使同价位的新能源与传统豪华车的落地价格拉开了相当的距离,“这为我们专注做中国豪华车提供了时间窗口。”

但做中国豪华品牌,不仅要有机遇,也要企业破立新境。

“要真正将豪华品牌立住,则意味着技术、产品、服务,以及背后企业的创新能力都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李斌表示。

创业以来, 蔚来围绕技术的发展方向、可能的商业场景,找到关键技术点并进行有针对性布局,累计投入研发资金超过140亿元。截止2020年3月底,已获得授权和申请中的专利总计4000多件,覆盖三电(电池、电机、电控)、三智(自动驾驶技术、智能网关、智能座舱)、充换电设施等智能电动汽车重点技术体系。

蔚来还对制造进行研发投入,做高端车的“造车专家”。

江淮蔚来造车合作多被认为是简单的代工模式,但李斌将其比喻为“酒店管理模式”。江淮蔚来工厂由江淮和蔚来各派一名厂长共同管理,在控制整个质量流程的同时,还不断磨练造车技艺。

蔚来ES8作为首个采用全铝车身的车型,制造工艺没有前例可循,“从合作伙伴实验室的试片做起,我们在ES8上积累了全套铝制车身连接技术的数据库,不仅为第二款车身开发积累了80%的技术,也为行业积累的数据和经验。”合肥先进制造基地总经理辜向利表示。

作为智能电动车,蔚来车型电气架构采用5个功能域的域控制模式,涉及35个ECU,制造时的数据刷写量达2-3个G,是传统汽车的数百倍。为提升生产效率,蔚来研发出了5个功能域同时刷写的方法,并将其分担到20-30个工位刷写,将刷写时间从1小时缩短到1.5分钟,保证了生产节拍。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5

2019年和2020年,蔚来蝉联J.D. Power新能源质量榜单第一名。三年间单车制造成本不断降低,实行订单式生产整车库存深度仅为一天。辜向利表示,2021年年底,江淮蔚来工厂产能将达到30万辆/年。

2021年,蔚来与江淮合资成立江来先进制造技术(安徽)有限公司。“江来把江淮和蔚来在制造服务合作、供应链管理等领域的合作模式固化下来,也提供进一步的想象空间。”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这也是中国汽车产业比较大的创新之一。”

不仅要创新产品、工艺,树立高端,蔚来在服务领域的坚守为其带来高端定位,也使其成为用户型车企的代表。

2020年,蔚来营收大幅增长106%,全年净亏损为53亿元,同比收窄53%当中有裁员等降本的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巨大的成本压力下分毫未减服务预算。“蔚来是一个再穷不能穷服务的公司,服务是我们的最高优先级。”秦力洪表示,“现在日子好过了,会进一步加大研发和服务的投入。”

弄潮儿在变革浪潮中挺立潮头,蔚来代表的,新时期中国汽车创业者的使命还远没有完成。

结语

站在十万辆的台阶上,李斌提出了基于与BBA四分天下,在中国守住高端智能电动汽车40%的目标:年销量达100万辆。

“那时我们再做总结。”李斌说。

第四代创业者李斌的十万证明与百万蔚来-图6

蔚来EC6
蔚来EC6 网友评分 : 4.96
参考价 : 36.8万起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热评论

全部评论

意见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