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北京切换    | 城市分站: 北京 天津 上海 广州 保定 唐山 399个城市>>   移动版 登录注册  |
您现在的位置:网上车市 » 资讯首页 »  三明车市 »  观致汽车专访: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观致汽车专访: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2013-05-07 10:03:05 来源:网上车市    作者:   编辑:吴锦坚   

18日晚,观致汽车在上海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技术交流圆桌座会”,一次到场的只有8个媒体,这样的谈话共有两场。

出场的,分别是观致董事长兼CEO郭谦、总成执行总监毛杰、工程执行总监施可和生产总监吴斌。

不久前的日内瓦车展,观致可谓一夜之间家喻户晓。

在此之前,没有一家中国车企,如此地轰动欧洲,甚至可以用一款还未上市的新车,赢得业界普遍赞誉;也没有一家中国车企,采用这种独特的模式实现创业,不论是国际化的管理团队,还是“苹果式”的开发模式。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这世界还需要一家新的汽车公司吗?”观致的官网上,这个问题非常醒目——在这次会议的资料上,他们回答到:“不需要。世界需要一个有特色的汽车公司。”

“日内瓦车展以后,欧洲有20家进口商(相当于国家总代理)、175个经销商要来与我们接洽。”郭谦用现实的数字说明日内瓦的“战绩”。但他表示,在欧洲主要还是进行试探性的局部销售,因此不需要这么多的经销商,而在中国本土,经销商的数量在年底将达到80至100家。

郭谦:我们希望从一开始,观致就是一个国际水平的企业

“我们希望从一开始,观致就是一个国际水平的企业。”郭谦说,“我理解,观致出来以后,大家从一开始有一点儿观望,说到底怎么回事?几个人弄到安理会就要做车吗?就能做成车吗?后来看看,好像真的是在做车。现在再看看,真的做出来了。我也认为大家有一个合理的问题,就是车是做出来了,这个车到底怎么样?看这架式,这个车好像是做得应该好一点儿,但是到底好到什么样子?我们今天请大家和他们几个交流交流,看一看我们这个车到底做到什么样子了。它的性能、它的品质、它的可靠性、它的生产,能不能保证这个车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我们的车,和欧洲怎么比较,和欧洲其他的车怎么比较,到底做成什么样子?”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所以开场,他这样解释圆桌座谈的初衷:“我们觉得,这是需要大家一起反复沟通才能够深入理解的一件事情。我们在上海期间会做一系列的小型活动,不是做一个大房间,限时谈几个问题,大家在底下问,上面回答问题。我们希望能就大家关注和关心的问题,一定要达到比较充分的沟通和理解。”后来他说,这是观致的思维:做一件事情,就希望一定要达到良好的效果。

在介绍了几位技术专家的背景和工作职责后,郭谦总结了观致在日内瓦的收获。能查到的欧洲媒体如路透社、BBC、明镜周刊等几乎都是正面、积极评价的,但我们觉得他说的一个国内经销商的转变故事更有趣。

“我们请了几个潜在经销商到日内瓦展会。他们白天去,中午在展台上给他们做产品介绍。晚上我再请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们说下午他们去了手表店,就因为他们带着观致的牌子,被手表店的店员认出来了。对方说你们是这个公司的,我们从广播电视里知道了,说这个地方来了个新公司,这个公司好像挺好。所以他们觉得这个怎么做到的?观致展会刚开一天,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了。我跟他们开玩笑,我说这个是我们做了工作,我们跟店员打招呼了,我们知道你们要去手表店。他们说不是的,去了第二家手表店又认出来了。“

所以有一家经销商在去日内瓦之前表示,“因为资金紧张”,能否只先开一家门脸,维修等部门稍后再投入,在去完以后表示“资金不紧张了”。

在郭谦回答了我们一系列问题之后,他让他的团队开始了演讲,当然,穿插在中间,他不可避免的需要出来解答我们的一些问题。

毛杰 :2秒钟的决定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It take me 2 second to join Qoros”(我花了两秒钟考虑,就答应加入观致团队。)毛杰说。

52岁的毛杰(Roger Malkusson),是前瑞典萨博公司整车集成总工程师。1985年开始负责萨博整机工程,90年代成为萨博安全性能总监,随后负责萨博知名的9-3系列车型。2005年到上海通用泛亚中心,负责上海通用一系列车辆质量控制。

2009年10月,在石清仁说出了邀请之后,毛杰当即答应。因为“对于一个工程师,尤其是汽车工程师来说,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从零开始去搭建一个汽车品牌,是非常吸引人的。”

毛杰表示,他进入观致,就开始做四件事情:先去欧洲寻求工程合作伙伴;然后在中国找出两百多名潜在用户,请他们飞到上海,聊他们需要什么样的车,以了解客户需求;接下来通过市场定位,将这些需求转换为技术参数,快速启动汽车工程——而最重要的,则是通过他28年的工程师生涯人脉,将他所认为最优秀的汽车工程师,统统聚拢到身边。

他解释,因为观致3从一诞生开始,就是要达到欧洲五星安全标准,他小而精的工程团队的目标也集中于此。他的工程师都要非常了解车身结构在碰撞的情况下,去解析碰撞:哪些部位是可以变形,哪些部位是不能变形;如果去变形,是怎么样可以去变形。同时,他们要非常的了解所有的这些安全的部件,包括安全气囊、安全带,它们的一个运作工作的性能怎样,它们综合起来是怎么样配合的,与车身的结构又可以如何配合。

“列出了非常明细的要求,然后通过电脑的建模、模拟,去统计分析和设计这些相应安全的部件和车身的结构”他说,“同时,在大量的碰撞测试之后,我们又做了详细的分析。所以我希望大家在上海汽车展,大家在看到我们的车后,有机会去试一下我们的车的时候,可以真正的去感受一下我们的安全性能,因为这一些安全性能的标准都是由我们资深的优秀团队去成就的。”

毛杰解释完,并回答了所有问题后,在转身坐下以前,跟他的翻译击了一下掌。

施可:我们身体里流着的不光是血,还有汽油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Are you sure I spoke so much?”(你确定我说了这么多吗?)在谈起来滔滔不绝,忘了翻译存在的施可,等翻译说完后问道。

与毛杰不同,施可说他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来思考加入观致团队。

施可(Klaus Schmidt),前宝马整车性能与底盘总工程师,毕业于德国卡尔斯鲁厄工业大学机械与车辆工程专业,他自豪地介绍说,那是德国最知名的三家理工大学之一。从奔驰进入宝马以后,他开始了近30年的宝马生涯,负责各个系统和宝马能力中心、车间以及纽伯格林测试中心的运作。来观致以前,他负责宝马M5项目运作,随后负责新车概念战略。

在介绍了经历,顺便还透露了他的爱好之后,他很快说起了他的工作:“在公司我跟毛杰之间有很多合作,我跟大家讲一讲我们的车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当然毛杰之前做了很多的前期工作,但是我知道对于工程师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先要设定一些要完成的目标。那不仅是有一个恒大的目标就可以了,我们还要把这个大的目标分解成具体的很多的指标,具体到零部件、系统和子系统具体有什么参数要考虑。”

得到具体目标的施可开始收罗欧洲的知名供应商,比如天河,然后再从图纸到原型车,做了大量的测试。从他为我们播放的视频中可以看出,从极冷到酷热,从潮湿到干燥,他带领团队做了各种极端路况下的测试。

“我跟毛杰不同,他喜欢破坏车,我是希望我的车是完好无损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笑了起来,“很多的这种测试都是我本人来操纵的,为什么呢?不光是因为我喜欢开快车,是因为我想本人一手经验来体验一下这个车的稳定性怎么样,精准度怎么样,操控起来是不是容易,通过我本人的这些感受,我就知道哪些系统,哪些子系统要进一步的进行改善,然后我就对整个系统会有一个更精准、更清晰的认识。”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身体里流着的不光是血,还有汽油。所以,我想说,我在很多方面可能比其它的工程师可能更成功,因为我真的是非常深的热爱这一行。” 施可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工程师,时而又有会透露出像孩子一般的顽皮。

最后他展示了一张他骑着一辆摩托车的照片,他说:“而且我还有这样一个业余的爱好,就是对摩托车进行改装。这辆摩托车是完全我自己亲手改装的,我把它的引擎、变速箱包括后传动轴,所有的部分都经过了我的改造,整整花了5年的时间。““我制造了一辆我自己完全亲手做出来的一辆摩托车,我非常想天天骑着这个摩托车来上班,但是我们郭谦不准,他觉得我应该认认真真的来这边上班。“

对此,郭谦笑着答道:“你这个要求没有写在合同里。”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施可在回到座位之前,还指着他的摩托车说:“我想骑着我改装的新的摩托车去攀登喜马拉雅,不过不是很成功。”

吴斌:工厂是一个动物或者生物 

观致汽车专访篇:把车做给欣赏它的人

“About 120km away this way,is our factory.”(这个方向的120公里开外,就是我们的工厂。)吴斌指着窗外的一个方向说。

最后上场来的是去年才加入观致的吴斌(Alexander Wortberg),德国亚琛工程大学硕士毕业的他效力于宝马13年。之前,他在华晨宝马的沈阳工厂负责宝马3系的生产,以及工厂的建设运营。

回忆过去的荣誉,吴斌很自豪,“我在沈阳宝马工作期间也得到了一系列的荣誉和嘉奖,其中包括在2011年获得中国的IQS就是国际质量峰会的一个大奖。我相信业内的人都觉得获得这个大奖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经过非常多年的努力才能达到业内这样对质量的认可,所以我对获得这个奖项是非常自豪的。”他认为,他要做的正是延续这样的准则:“那么,我在观致所做的重要的工作也是帮助观致打造高质量的准则,因为我想生产出来的产品必须要得到客户消费者的认可,满足他们的需求和期望,这不仅仅是我自己,还有我在座各位同事,同时我相信也是整个观致的团队孜孜追求的目标。”

郭谦开场时曾半开玩笑地解释他们为什么能加入观致,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太太是中国人,他们不能离开中国”,这个原因似乎适用于吴斌。但吴斌倒没有这么解释,他说,“我为什么会离开一个这样成功的职业生涯和这么知名的公司而来到观致呢,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环境里,我们有机会来创造新的事物,而不仅仅是管理一些旧的。观致现在这样一个业务模式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虽然是中国的企业,但我们在质量标准方面是向欧洲最高的标准看齐的,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是要买中国本土的一个产品,有时候通常会对质量不太满意,但是我们观致要改变这样的感官。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我们就必须要找到合适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情。在常熟的工厂和团队跟观致上海总部这边其实是一样的,就是我们这个团队不仅是有一些国际背景的专家,同时也有很多中国的专家,我想这就给我们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因为我们可以比其他的竞争的对手有更多的国际化的元素。这个是刚才施可先生提到的,他测试过的原型车,这是半年前生产出来的,我个人感到非常骄傲。”

在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工作内容后,他说,在过去的10个月期间,工厂职员的人数从35人增长到800人,而照片展示的,是这一年中从石砾中拔地而起的工厂。

“我想非常坦白的告诉大家这背后的工作是非常的艰辛的,大家可以从图片中看到我们从一片泥土到今天能够生产出高质量的汽车,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在很多人看来,工厂像是一个技术中心,里面有复杂而精密的高技术设备;其实我想把这个工厂理解为动物或是生物。为什么?因为工厂里面有很多很多的人。像我们一期的量产目标是15万台,这意味着会有2000名工人在我们的工厂里工作,2000人会有2000个不同的家庭;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不同的技能、希望、智慧和情感,而且我们这些工人肯定会对这样公司有自己的认同感,愿意全力以赴地生产最佳、最优质的产品。”吴斌阐释了他对于工厂的理解。

他补充道:“要实现这样的目标,肯定是非常难的,但这也是一个非常强力有劲的远景目标,我想说,从我们公认的面貌和观致的产品质量上,两者有必然的联系,这是一种非常积极向上的联系。”

在结束自己的演讲之前,他似乎在宣布:“今天我们在为工厂量产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这要感谢我的同事,施可和毛杰之前的艰辛和努力给了我们这个工程设计方面非常棒的一辆车。我想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可以感受得出来,我们这个车的质量是一流的,因为他们在这之前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测试,也解决了很多的问题。现在我也很高兴地告诉大家,这辆车的量产已经在既定的计划当中,而且进展非常的顺利,现在我们已经生产了几百台车,但是这个车不是卖给我们消费者的,主要是用来进行一些培训的,但是我相信卖给我们消费者的第一辆车很快就要生产出来。”

在这过程中,他的一句话一直让人记忆犹新:“我是一个工程师,也是来自德国的工程师。我想大家通过我的讲演可以看到,德国人并不是说特别刻板的,不是非黑即白的,不是说没有人性化,没有新创的,这是一个错误的成见。”

分享到:

热点资讯

  • 24小时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