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硬核奶奶,开一辆宏光MINI |汽车与爱情02

我们在聊爱情最理想的模样时,阿樱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你敢信,我爷爷刚给我奶奶买了辆五菱宏光。”

我们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副画面,奶奶穿着一身时髦的工装配马丁靴,一只脚踩在中厢车的门槛上。

阿樱打开了奶奶的朋友圈,我们看到一个干练银短发的精神老太太,穿着简练的白色衬衫,笑眯眯地扶着一辆粉红色小车的车门。

这反差萌更强烈了。

在过去提到五菱宏光总会想到中型面包车,笨重,迟钝,但宏光MINI的出现,让这个曾经代表着老土的品牌,掀起了一股新的潮流,这种感觉就像是乡村爱情里的赵四受邀参加DIOR的巴黎时装周走秀,离奇却又颇让人感动。

奶奶是最早一批知识分子,跟阿樱的爷爷是高中同学,但因为成分问题,爷爷高中还没能顺利毕业,就被分配到厂里工作,在那个时代,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阿樱的奶奶顺利上了大学,前途一片光明。

错过了捅破窗户纸的青涩时期,因为时代制造的阴差阳错,爷爷很快就失去了奶奶的联系,他自知暗恋的女孩将有更光明的未来,在祖国的首都,成为一位年轻有为的大学教授,而自己满腹青春热血与凌云壮志,被留在行将就木的陌生小镇里,被留在日复一日的流水线上,被留在生锈斑驳的机械零件上。

僵持不下的特殊时期终于有所缓和,家里托当地亲戚给爷爷介绍了一位同镇的女孩,爷爷思索许久后给奶奶写下了一封信,诗书写画又满纸真诚地告诉她自己从高中时期对她的倾慕之情,也告诉她自己心知彼此之间当下的距离与自己当下的处境,字字关心,字字真情,又字字不提一句发问。

像是一只孤单而又热烈的箭头,射出去钉在对方心头,不期回覆。

爷爷婉拒了温婉的相亲对象,对于一个知识分子而言,他可以接受时代的所有不公,却无法容忍自己对不公的一丝妥协,尽管他无法企及那位与他心灵相通的邻座女同学,但他相信,总有一天能遇到属于自己的朱丽叶。

午后闷热的工厂休息时间,爷爷脸上盖着翻至一半的飞鸟诗集挡住阳光小憩,门外有同事大呼他名字,某某,有人找你呀。

爷爷挪开眼皮上的诗,那位熟悉又陌生的姑娘穿着粉色衬衣和略略沾土的小皮鞋,拎着小皮箱站在他面前。

“收到信,我来了。”

阿樱一直是个很酷的人,在这帮内敛又害羞的南方女孩里,她热烈又大方,屡屡为爱撞南墙,却从来不对爱情失望。

阿樱随奶奶,因为奶奶是她心目中,这世上最酷的人。

执行力极强的奶奶在历经半个月后收到了爷爷的信,她思索反复提笔写下回信,来回斟酌词句,总觉得枯燥的文字始终不得要领,她盯着窗外的木槿花发呆,想到高中的教室外也栽种着一簇簇木槿花,她说这花,一朵的时候很俗,但成簇成群时又浪漫得不得了。

她想起来那个细致的男孩,话不多,诗文写得很好,总在午后时惦记着去给木槿花浇水,拌些饭菜给院子的狸花猫吃,也会拿木架子把花骨朵抬高些,慎防着猫误食了花朵。

北京不适合养这种花,饶是她精心打理,也只孱弱地长出一朵小花。

这花还是要成对的好看啊。

想到这里,她收拾了一下行装,坐上了第二天的绿皮火车。

阿樱的爸爸十来岁的时候,奶奶突发奇想,她说我要考个驾照。

在那个时候,出门工作颇有小成的事业型女性并不是没有,但会开车且拥有一辆自己的车的女性确实罕见。

爷爷当时下海经商,家中又有幼崽嗷嗷待哺,实在掏不出多余的钱买辆车,但奶奶还是用自己的积蓄考完了驾照。

她从来是一个为自己而活的人,她顾及家庭,爱惜家人,但不会因此丢掉自己的追求,而这些年来,她也确实把其中的平衡做得很好。

阿樱上小学时,正是互联网最发达的时候,奶奶力排众议拍板给阿樱买了一个台式机,老太太是家里第一个弄明白拨号上网怎么操作的选手,阿樱的爸爸限制她上网的时间,奶奶就跟阿樱打不用联网也能联机的红色警戒,她听梅艳芳,也听周杰伦,不会像其他大人一样,觉得那个吐字不清的小伙子不知所谓。

2017年,《中国有嘻哈》首播,阿樱的奶奶也喜欢上了嘻哈这门音乐,她不是一味觉得吵杂,甚至十分欣赏一些词句的押韵与创作,阿樱给她放remix版本的《亲密爱人》,这是当年阿樱奶奶特别喜欢的一首老歌。

奶奶转头招呼正在研究车型手册的老伴过来听,她调皮地说:“如果没有当年我的勇敢,可能今天写这首歌的就是阿樱了。”

在爷爷眼里,奶奶永远是那个穿在过去,代步车一直作为政策边缘产物,野蛮生长,苟活于阳光之下,所有人都知道没有牌照的代步车泛滥无异于刀尖上跳舞,但显然它的存在是政策对2亿老年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体恤,他们需要一款省力合规,价格合理的出行工具,但这2亿老年人的子女却无时无刻不在为这种未知的危险感到无助和担忧。

但五菱让这一切走到阳光下,它解决了这2亿无可奈何,更聪明地带上了这2亿之后的4亿子女,8亿孙辈,全新的风险,指数性的回报。

着粉色衬衣的麻花辫女孩,在她70岁生日这年,爷爷送了她一份迟到了40年的礼物,这位一直在打破世俗偏见的女孩,应得的礼物。

在过去,代步车一直作为政策边缘产物,野蛮生长,苟活于阳光之下,所有人都知道没有牌照的代步车泛滥无异于刀尖上跳舞,但显然它的存在是政策对2亿老年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体恤,他们需要一款省力合规,价格合理的出行工具,但这2亿老年人的子女却无时无刻不在为这种未知的危险感到无助和担忧。

但五菱让这一切走到阳光下,它解决了这2亿无可奈何,更聪明地带上了这2亿之后的4亿子女,8亿孙辈,全新的风险,指数性的回报。

五菱宏光MINIEV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热评论

全部评论

意见
反馈